第十七章
    这年复一年的隐忍克制,痛苦竖起的高墙,在这一刻,因为她的一句话崩塌。
    她抱着他,明明真真切切,却让他感到恍惚得不真实。
    见楚河没有回应,玉双将他搂得更紧了,细瘦的脚尖踮起,她望着他身后的月光,眸子好亮,“楚河,你不想我么?”
    想,昼思夜想,想得要发疯。
    他喉结滚动,只觉热血都往脑门上涌,微颤的手渐渐抱住她光滑的后背和臀部,将人抱起来,走向床边。
    细密的吻落下来,在脖颈上,乳肉上一步步留下痕迹,可吻还在往下,腹部,紧接着是那个私密处。
    少女的嘤咛不自觉地往外溢,玉双揪着床单的手愈发收紧,直至感到楚河的脑袋落在她双腿间,她才猛地惊呼制止。
    干净的阴户没有什么毛发,他两只手指掰开,看到粉润的肉核都在打着颤。
    玉双又羞又怕,想把腿合起来,却被楚河摁住,还向外掰得更大。
    “别……脏……”
    玉双摇头,眼里重新拢起一层雾,像是又要哭出来。
    楚河置若罔闻,埋头舔了舔,接着,舌头直直闯进去,模仿性爱的动作抽插,手探到那个肉核不断捻着。
    身下的人止不住地颤抖,发出委屈又难抑的呻吟,明明是想把他推开,却更像是把他的头摁得更紧。
    忽地,玉双身子哆嗦了下,一股水喷溅出来,楚河含住大部分吞下,有些喷到了他脸上,他擦了擦,起身把衬衫脱掉。
    “好甜,自己尝尝?”
    他带有液体的手指作恶地放到她唇边,玉双又羞又恼,用力拍了拍他的手,头撇过一边不愿看,脸上尽是迤逦的霞。
    衬衫被丢到地上,人重新覆上来,他细细地吮咬着她颈间和锁骨上的嫩肉,抓住她的手往自己的裤子拉链上放,循循善诱:“双双,刚刚没帮我做完的事情,是不是这个?”
    “不是……唔——别再咬了……”
    手一抖,反倒是解开了那个拉链,可还没完,他抓着她的手隔着底裤摸到那片炙热上律动。
    楚河一边玩弄着那两颗雪白的乳,已经喑哑到不成样的声音再度响起:“你说我想不想你?”
    几年没做,玉双紧张得厉害,她甚至忘了配合,楚河将她一只脚捞起来挂在自己腰上,把她凌乱的头发捋了捋,一寸一寸地往她身体里送。
    可进去不到四分之一,玉双就痛得上半身弓起,掐着他的手臂指甲嵌进肉里,带着哭腔的声音沙哑,断断续续地求楚河停下。
    “唔……别,停下来,太痛了,好痛……”
    “双双,别怕。”
    楚河也不好受,甬道异常的紧致让他寸步难行,他吻着她的唇,握住她的手与她十指相扣,却未放弃进去的动作,只是稍稍放缓了速度。
    玉双只觉得身子被什么撑开了,要裂开似的,又满又胀,比她和楚河的第一夜还要煎熬。
    开着空调,可两人身上汗津津,终于,她两条腿都缠上了他的腰肢,性器完完整整地埋在了她的体内。
    抽插的频率由慢到快,水声和肉体撞击声,夹杂着少女的媚叫和男人的低喘,场景淫靡混乱变得不能忽视。
    可楚河突然想到什么,蹙了蹙眉,顿了顿想要抽出来,被玉双双腿摁得更紧,重新把性器填回去。
    她喘得厉害,眼里尽是情欲在翻涌,抱着他宽阔的肩膀,小声说:“射进去,射进去好吗?”
    “对你身体不好。”
    “可是我想。”
    趁着楚河不设防,玉双突然使了使劲把人推倒,变成了她在上。
    她跪坐在男人身上,抓着他的手前后摆动臀部,一双雪白随动作晃啊晃,染红了楚河的眼。
    她动作幅度根本不够满足楚河,很快,他紧扣着她的臀部重新拿回主导权,用力顶弄着。
    “好深……太深了……啊啊啊……要到了,要到了……”
    女上的姿势让每一次都进得很深,玉双顶不住,很快就泄了。
    几股淫液浇在性器上,又流出来一些,滴滴答答地落在他囊带上,床单上,她趴在他的胸膛上,喘不过气,叫声变得弱得像只猫。
    楚河把她翻了个身,让她趴跪在床上,玉双会意,将臀部抬得很高,泥泞一片的阴户还在往外滴着水,硬挺的性器重新插进去,契合到没留出半分缝隙。
    他拍了拍她的臀,甬道就刺激得又收紧一些,一只手探到前边的阴蒂或轻或重地捻着,抽插的频率不减,配合着屁股一下一下地被打,玉双爽得差点跌回床上。
    “啊啊啊……哈啊啊啊……好喜欢……好喜欢……”
    “喜欢什么?嗯?”
    楚河速度加快,揪着她的阴蒂重重一摁,在她跌下去那一刻稳稳扶住。
    像是不满意她的不回答,楚河索性停下抽插的动作,手还在不停地把玩着阴蒂。
    玉双脚底都是麻的,可快感骤停,她的快感卡在了半空中,不上不下。
    她湿漉漉的眸子转过头看他,眉眼含春,语气无辜又委屈:“喜欢哥哥,喜欢哥哥操双双。”
    “哈啊……哥哥好猛……啊啊啊好重…”
    “呜呜呜……要被撞坏了……哥哥……哥哥好厉害……”
    玉双脸埋在枕头里淫叫不止,快感一波波地腐蚀她的理智,她扭动着臀部配合抽插,身下的床单已经湿了一大片。
    楚河突然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几十下后,在他拔出来前玉双死死扣着他,精关失守,他趴在她背上,喘着粗气,任由精液悉数释放在她身体深处。
    她反手摸到那两颗囊带,轻轻揉了揉,楚河拔出来,一瞬间的抽离让她忍不住“啊”一声,媚若无骨。
    她滑到男人身下,握住那根尚未完全疲软的性器,好湿好湿,都是她的液体。
    “哥哥,又重新属于我了呢……”
    --

章节目录

欲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lins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lins并收藏欲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