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第二天醒来的闻人麒发现自己跟条大狗似的圈着花染。怀里的小东西睡裙乱七八糟的堆积在腰间,光着的上半身一片蹂躏后的狼藉,红艳艳的乳头一粒还能看得清,另一粒已经湮没在凝固的白色精浆里,斑驳的精液几乎糊满了她上半身,小脸倒是看起来挺干净的,就是脖子那里围了一圈模糊的暗红掌印,有点可怕。
    短裤挂在下胯露出半个屁股和鸡鸡的闻人麒沉默了,他记得他做了春梦,可那不是春梦嘛?!
    无声的骂了句脏话,他动作轻巧的起身,瞧着失去了温暖的她不高兴的哼唧着翻身拱到他枕头上继续睡觉的可爱样子,深眸温柔似水。忍住回床上亲她的冲动,他先去浴室把自己洗刷了一遍,再把浴缸水放好,转回来,小心翼翼的抱着心肝宝贝儿,一起泡入温暖的水里。
    她轻叹一声,没醒,而是把小脸埋到他肩窝里,继续睡睡睡。
    软乎乎的那么一小团就乖乖的蜷在他怀里,他的心都要化掉了,轻轻的揉掉她身上的精斑,嫩芽儿般的乳尖红艳艳的,哪怕在一片不规则的红痕间,也依旧夺目可口。
    他记得梦里做了什么,也知道自己下手惯是不知轻重,懊恼着,仔仔细细的检查了一遍,发现潜意识内他还是控制了力量,这才松了口气。
    帮她把一头长发给清洗了,最后用浴衣和大毛巾把她包裹得严严实实的,才打理好自己再去帮她吹头发。
    吹风筒的轰鸣终是将她吵醒,稚气的揉着眼角,她打了个呵欠,鲜嫩的小舌头在樱唇内还卷了卷舌尖,让他眼神一暗,动作更是放轻了几分。
    迷糊了几秒的她傻了吧唧的仰头看了看他,再转头看了看脑袋下不是枕头而是他的大腿,也没问为啥大清早的要洗头,而是娇滴滴张开双臂:“抱抱呀~”
    这一刻,命给她都不是问题!
    他揽住细腰,把她整个搂到怀里抱住,亲昵的用高挺的鼻子蹭她的小脸蛋,“乖宝,睡得好不好?”
    她歪着脑袋,想了想,细细笑起来,吧嗒亲了下他的唇角,“我梦见和阿齐做爱了。”
    小小年纪梦见这个,说出去估计腿都要被长辈打断。肇事者心虚了两秒,然后理直气壮的因为梦境里的男主角是他,不要脸的笑眯了眼,“啊,这么棒?我做了什么?”
    顶着被吹得乱七八糟的一头乱发,她皱了皱小鼻子,有点不好意思,动作倒是非常豪迈的摸上了胸口,“阿齐亲我这里来着,很舒服~”自己低头瞧了一眼,浴袍除了腰带还好好的绑着,襟口早就大开,露出里边儿隐约残余的被肆意玩弄过的痕迹。
    “咦,为什么有这个?”傻子花花好奇的用手指去比较像是挠出来的浅红指印,白白嫩嫩的指头细细的,短小了一大截。
    他不好意思的咳嗽了一声,帮她把衣襟拉好,转移注意力:“还梦见了什么?”
    她果然没有再纠结,而是捉着他的手,直接摁在双腿间的三角地带,“阿齐摸了这里,嗯嗯,好喜欢~热热的~”
    英俊的脸飘起红晕,这种反被小姑娘调戏的感觉是咋回事?耍流氓的不是他么?
    有点挫败的闻人麒同学强撑着男人最后的尊严,帮小姑娘吹干头发,带她出去观光。涉世不深的小朋友轻易的就被牵住了鼻子,开开心心的换衣服,脖子上绕了条薄薄的丝巾,出门。
    两个人都不会梳辫子,披头散发的花染还没逛到泰晤士河边,乌黑的长卷发已经蓬乱一团,时不时还要用五指梳一梳,才能勉强保持不糊住大半张脸,最后是路边的小摊贩看不下去了,推荐了一顶白色的草帽,这才让花染俏丽精致的脸蛋露了出来。
    闻人麒瞅着欣喜的对着一边商店玻璃门倒影照个不停的小宝贝,非常有自知之明的多给了小费,牵着走了一段路才想起,他有钱啊,直接去个沙龙打理不行吗?
    可是花染想玩儿,红色的公共汽车、古老的大教堂、宏伟的国会大厦、秀气的白金汉宫,她都想多看看,一点儿也不想在室内多呆。
    闻人麒沉默了两秒,将愧疚按捺下去,想着该找个合适时间把她平安送走,都八月上旬了,她也该回国准备开学了,金丝雀什么的,太委屈她。
    完全不知道他心思的她快快乐乐、叽叽喳喳的,法语软软的说得飞快,像是撒娇又像是唱歌,让擦肩而过的路人纷纷回头观望。
    既然决定了送她走,那么多相处每一天都是赚来的。闻人麒认认真真的聆听(说得太快,词汇量不太够的他有些还听不明白……),带着她走遍英国着名的观光景点,喝咖啡、拍照、买纪念品,像千千万万的游客那样,享受着伦敦短暂的晴朗夏日。
    回到公寓,他亲自下厨煎了牛排,说实话味道不太好吃,也有点老,小花花废了老大的劲儿嚼吧嚼吧了半晌,才吞咽下去……
    啥都能吃的闻人麒最后干掉了一块半,配菜的熟土豆也啃掉了一颗半,饱饱的牵着小宝贝到楼下散步,再回来一起选了部影片看。
    迪士尼的动画片,基情满满的Zootopia,很好玩,很紧张,也很浪漫。躺到床上了,小花花还一脸梦幻的叹息:“不知道兔子和狐狸结婚以后生下来的宝宝会是什么样子的~”
    闻人麒相当直男的回答:“他们有生殖隔离,没法繁殖的。”在他眼里,这就是一部轻喜剧警匪片,也不知道傻花花是怎么想到结婚去了。
    小女孩不太高兴,翻到他胸口压着,鼻子顶着鼻子,慎重的宣布:“他们一定会结婚生宝宝,永远幸福快乐的在一起。”
    闻人麒挑了挑眉,忽而笑了,侧了侧头,吧嗒亲到她撅起来的小嘴上,“像我们俩一样么?”
    她倏地就红了脸,气恼不翼而飞,害害羞羞的捂住脸蛋,“嗯嗯,对的~”
    他眉眼带笑,一个字一个字问:“结婚、生孩子?”
    她忙不迭的点头,大眼笑得弯弯的,羞意仍在,喜悦早已不断地自心底涌出来。
    他低笑出声,拇指揉着她下巴的软肉,逗她:“生几个孩子?珂洛艾伊喜欢男孩儿还是女孩儿?”
    她显然没有思考过这个问题,歪着  脑袋仔细的想了想,“嗯,生两个,一个男孩子一个女孩子?”
    他的笑意加深,慢慢的不怀好意起来,双手握住她细细的腰肢,“啊,珂洛艾伊知道生孩子该怎么生么?”
    她眨巴着好看的琥珀眸子,相当乖巧的回答:“会呀,我们上过生理卫生课哦。”
    “那珂洛艾伊教教我好不好?”强健的腰部一个使力,两人的姿势切换,他撑住自己,俯在她身上,薄唇缓慢的摩挲着嫩嘟嘟的樱唇,“这样能不能生孩子鸭?”故作可爱的把句末的语调提起来。
    她咯咯笑起来,“不行呢~”抬起手,勾住他的脖子,微微眯眼,显然喜欢极了温情的亲昵,抬起下巴,主动和他柔软的唇瓣蹭来蹭去。
    灵活的长舌趁着她在笑,穿过红润润的唇瓣,钻入湿热的唇齿,细致的撩拨过她嘴里的敏感点,惹得她收拢了臂弯,惹得她娇哼不已。惹得她弓起腰儿,努力贴着他磨蹭。
    “这样能不能生孩子鸭?”结束一个深吻,他笑着,温柔的将她的长发往后梳理。
    她微微喘息着,心情好得不得了,“不能鸭~”揽着他的肩背,抬起下巴主动去亲他下巴,小脑子转得还挺快,“再亲亲,也许就有可能哦~”
    --

章节目录

花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acome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acome并收藏花染最新章节